美女同事云姐

2017-03-26     WoKao     检举     收藏 (26)

第一次见到云姐是在老板的生日宴。记得当时我正在一群新老员工中左右逢源、意气风发(实际上,俺当时也属于新员工),一直粘在我身边的出纳小娟(比我小的老员工),突然一声尖叫:云姐来了!

当时的情景颇有点电影里切换镜头的感觉,整个房间的焦点一下子都集中在门口,老板和老员工们纷纷上前打招呼,回到我身旁的小娟终于让我知道--来者就是一直驻守外地市场的公司第一美女--云姐,云姐身边的国字脸男人则是云姐刚结婚的丈夫--石哥,高大威猛、仪表堂堂,配合云姐一袭风衣、长发飘飘,两个人就如同神仙伴侣一般。这个场景当时就定格成一种难言的美感驻留在我的心田,至今依然难忘。

第二次见到云姐,是又一年后的生日宴上。在云姐还没到场的时候,多嘴的小娟和八卦的会记李姐,就已经让大多数同事知道--来此路上的云姐和云姐夫正在爆发一场感情战争--具体原因是石哥的小心眼,(想来也不奇怪--有漂亮媳妇的男人好像多数都是小心眼),这时的我虽然对云姐抱有一种莫名的关注,但以我的年龄和状态,对于已婚妇人的家事还是没什么兴趣,所以也没再多去了解什么;只记得那天看到云姐闷闷不乐,脸上一种动人的哀婉表情,曾让我的心中一阵难过的悸动!

第三次见到云姐,却已经是6年以后,而这以后我们的见面就不能再按次计算了--2004年,我和云姐成了紧密型的合作伙伴--作为一家美容用品公司的正、副总经理,在以后很长的时间里我们一起办公、朝夕相处--命运弄人!从此我的生命中又多了一个女人!

我和云姐生命的交叉是因为一次只有我们两人参加的商务考察。

其实我和云姐两人都是那种对工作很投入的人,虽然朝夕相处在一起时间长了,互相欣赏、互有好感,但也还真没发展到暧昧的地步,而这次公出,将我们从日常繁忙事务中解放出来,能够以一种轻松、释放的心境和状态在一起共处,终于导致我们的感情像干柴烈火一样燃烧了起来!

出差的行程中,从进候机厅开始,云姐就快乐得像个小孩子,不时地和我说着俏皮话,比如出门绅士必须多照顾女士云云,我也轻松开着玩笑应和。

登机的时候,因为快年底了,大家拿东西都比较多,所以找座位时很乱。走在我前面的云姐忽然被前面一个放箱子的乘客挤得一个趔趄,踉跄的倒在我身上,我下意识的将她搂住,我的手臂正压在云姐的胸上,立时感到一种很软很绵的感觉,记得当时就像奇迹般的--小弟弟也一下子便硬起来了,直抵在云姐硕大的屁股上,同时感受到云姐屁股传来神奇而充满矛盾的柔软和弹力;实际上那只是一瞬间的过程,我马上很自然地将云姐扶了起来,我不知道云姐有没有异样,但这却是我第一次和云姐的两性亲密接触,就是这时开始,我对云姐的欲火熊熊燃烧起来了!

到了目的地,分别打电话向家里报了平安,又安抚家属一番,不必细表。接待单位照顾得无微不至,款待饮食、娱乐,安排考察日程,当然了自由时间那是相当多的。又致电公司,知道未起火,放下心来。于是第二天下午就开始给自称“小女人”的云姐当起了街头保镖--初到一地,自然要先关心一下当地妇女工作的开展情况,以及妇女同志生活、购物,尤其是高级商场的供应情况--这可是名正言顺的工作啊!而我有美人相伴,又心无挂碍,自然乐得奉陪;更何况过马路躲车流时,云姐总会情不自禁的躲在我身后紧挽着我的胳膊,活脱脱一副小女人模样,让我充满了男子汉大豆腐的意气风发,就像回到了大学时期,不需谨小慎微、一切任意而为!

异地孤男寡女相处两天下来,我和云姐的感情快速升温,应该都能从互相的眼睛里看出激赏加倾心的感情,只是我们谁也不敢捅破这层窗户纸,我,性格内向,家里有个感情很好的娇妻,虽然心里蠢蠢欲动,却真是害怕会产生严重的后果,“兔子不吃窝边草”这句话当时不知在我脑子里、肚子里转了几千万个来回!至于云姐,虽然她很开朗,当时对老公又很失望,但和她朝夕相处的我知道她绝对不是一个随便的人。我们都有所期待,却又都不敢主动改变现状。所以,回想当时我们真像一对患得患失、即将偷吃禁果的纯情小情侣。

第三天,到下面县城里旅游,没要招待单位陪伴,这应该出于我们两个人的默契。然后我们住到了一个当地很古老的别墅式招待所,进驻时,云姐犹豫着对我说,我们能不能住一间房?这里有点阴森,我自己不敢住!我自然是心中喜悦,但心中又不停揣摩:是不是云姐忍不住要诱惑我了?我是不是该主动点呢?云姐要是不同意、翻脸怎办?云姐同意了、我们以后怎样相处、家里又怎办?

在我不停的思想斗争中,两人已经洗漱完毕到各自的床上躺下了,云姐好像也心事重重地,故意扯笑话说,让你和我一间房,你可别想歪啊,以前我们在外面做市场为了省钱,男女合住是常有的事儿,你别有压力哦!我说,你放心,咱们不是姐俩吗,我怎么能多想呢,不过看你,过马路怕车、住店怕黑,倒真不像姐样,叫你妹妹还差不多!

后来又一直聊,结果开灯云姐又睡不着觉,关灯她又怕黑,于是我故作大方地伸出手:来,咱两握着手睡吧,这样你就不用怕了!就这样我们手握手在一起过了第一次夜--规规矩矩的,手上都没有一点小动作,虽然我心里热的已经沸腾的了一般!

又过一天,回到省城的时候,正是那一年的最后一天,晚上,我们没麻烦接待单位的人,只有两个人在酒店餐厅庆祝即将到来的新年(那时圣诞节还没人关注呢!)。席间我们畅谈著此行放松的惬意心情,也体会著良辰美景终是短暂、我们又即将投身无尽俗务的淡淡伤感,回酒店的时候,我已经被酒兴浓厚的云姐灌得吐了两回(云姐酒量比我大得多),借着酒劲我问云姐,是不是今晚我还要陪着你,免得你害怕啊!云姐红著脸说,好啊,今晚这么特殊,我们在一起聊聊天吧!

于是我把自己的房间空着,住进云姐房里,在一种暧昧的气氛中,我们分别洗漱完毕,我喊说头疼,云姐就过来给我按摩头部,我几次想抱住云姐,却始终没动手--当时是真的不敢迈出那一步啊!想起妻子!想起孩子!想起雷锋叔叔!祖师爷!那时我真是一个绝对的好人啊!

又各自躺下就寝,有一搭无一打的闲谈,终于我体内的魔兽在沉默中爆发了,那个魔兽先在我心里大喝一声:你要错过了,傻瓜!然后又前言不搭后语的跟云姐说,我想抱抱你,行吗?

云姐一愣,坐了起来,随即我看到了她眼中的一丝亮光和脸上的一抹绯红,行啊!马上是新的一年了,我们来个新年拥抱吧!

当我们坐在床上以一种标准拥抱礼仪抱在一起的时候,体内的魔兽已经被被胸前的两点酥麻触感弄迷糊了,在我喉咙里嗫喏著说,我想亲亲你,行吗?

云姐突然挣开我,吓了我一跳,她一边用被子把自己紧紧的围起来,一边说,不行!这可不行!非礼勿动!错愕中,我才看到云姐眼中和嘴角蕴含的顽皮的笑意;于是我把她连被子一起抱在怀中,晃动着脑袋寻找她的红唇,这时她已经笑出声来,一边笑一边喊,非礼啊!

先前的顾虑和拘束如烟云般消散了,暧昧升华成了空间中涌动的一股股情火,我们在床上笑闹着,直到我终于吻上她的唇,柔软的唇!她的两只手抱上了我的头,小嘴中一只小巧的舌,也来到洁白的牙齿边,试探著伸到她口中的异物,在双方舌头反复勾、舔、按、绕的几轮谈判后,我的舌头终于成功说服了她的舌头,她的舌头退了回去,随即一股强劲的吸力涌来,把我的舌头吸向她的口腔深处,而云姐的两只手也在我的头上来回用力揉搓,真好像要把我的头也整个吸进去一般,哦,云姐是如此热情的尤物!

这时我正隔着被子趴在她的身上,我们吻一会,歇一下、喘口气,对望一眼,双方眼中都是无尽的春情,这时我感到分身已经硬得像根铁棒,我便操作著铁棒在被子外移动,隔着衣服、被子顶向云姐两腿之间,云姐双眼里已经湿润的像有泪水要流出来一般,嘴角是俏皮的笑容,而双腿调皮地扭来扭去,躲避着我铁棒的攻击,终于,在我又一次吻上她的唇,和她的舌头纠缠的难解难分时,我的棒棒隔着被子准确的命中目标--命中目标的结果是:云姐大力而急促的呼出一声--啊!然后云姐两腿突然变得僵直,身子向上耸动,接着我看见云姐眼中盈盈的眼波化作一股激动的泪水溢出眼角,以我不算很丰富的两性经验,我知道云姐高潮了!和我的第一次亲热!被我穿着衬衣、隔着被子刺激到高潮了!这个情景让我永生难忘!随后,我很自然的钻到被子里面,拥著云姐,不需要语言,我们就那样默默地共同品味正在慢慢散去的醉人激情。

后来,我们是在各自的床上睡去的--在激情慢慢退去之后,我和云姐之间又不知不觉产生了一丝尴尬的气氛,其实我们两个人都还存在着顾虑,我想真正经历过这种感情的人应该会有同感吧!至少我当时心里苦恼的是,我们以后要怎样相处?我和云姐互相欣赏,两情相悦,突破一点尺度,做了就做了!也没什么,但我们没有实现最后的出轨,也还值得庆幸,能克制还是克制吧,毕竟我们都是有家的人。

接下来的两天,我们慢慢调整著各自的心境,我们会在身边没人的时候,用眼神沟通,然后忍不住拥抱亲吻,但我们都忍着不去做最后的突破!那种感觉,既有甜蜜,又忍得辛苦,真的就像上学的孩子恋爱时一样。

终于我们的行程结束了,我们带着心中的秘密回到了以前的生活!

出差回来,我和云姐终于按捺不住感情的冲动,打破了心中的桎梏,有了合体之缘,实际上那已经是出差归来5个月以后的事了--虽然期间我们一有机会就搂在一起、亲嘴摸乳,甚至摸阴(都是隔着衣服),但是始终没有发生性交,呵呵,佩服俺吧,俺的定力一流吧!哎!别骂!其实本质是俺害怕啊,俺怕婚外情闹过火,毁了家庭、毁了前途!也怕俺良心上过不去啊!云姐应该也和俺一样,那时俺们都是绝绝对对的好人啊!(呵呵,那时好傻吧!想一想现在俺也是好人啊,只不过是犯了点小错误的好人而已吧!--关键是略有所觉的爱妻已经默默的原谅了俺,还能说啥呢?现在好好做个爱妻号吧!)

和云姐关系真正的突破源于我们之间的一次工作上的分歧,那天有一个相关政府部门的应酬需要正在闹矛盾、相互冷战的我们一起参加,席上云姐(我方主力)一顿冲锋,席后客人们尽兴而散,心情不好的云姐却已是东倒西歪,因为云姐家很远,一般应酬过晚都住在我们公司的合同酒店,于是我和司机一起将她安置在酒店,然后让司机送我回家,走不远,手机收到一个简讯,是云姐发来的:我很难受,能来陪陪我吗?

我不动声色的坐车到家门口,打发走司机,又打电话告诉妻子:还要陪客人洗澡,不回去了,当时我心里已经意识到--我和云姐终于要走出关键的一步了!

提前发简讯让云姐开门,闪进房内,就像演练过千百次半熟练,迎接我的是云姐炽热的红唇,没有语言,不需暗示,耳鬓厮磨、快速喘息间,我们已是清洁溜溜,双方的手都在渴望已久的对方身体上不停摸索,好像找回了遗失多年的宝贝一般!

我绕开缠在脖子上的手臂,拍拍云姐又白又软的大屁股,感受到一波波荡漾的感觉,告诉她,我先去洗澡,回来就要好好收拾你了!等著,别急啊!云姐吃吃地笑让人心里痒痒。

回来时云姐还在痴痴的等著,我心中一动,要是有相机就好了,多么动人的一副怨妇盼情郎的表情啊!(难怪cgx的特殊爱好,女人这时真动人啊!)

进入被窝里,手一探就找到了桃源秘境(经常陪各部门领导应酬的俺,在女人方面的业务手法也还是不错的),乖乖!又热!又湿!又滑!到处嫩嫩的,滑不留手,一道小溪,越往里,水越多,温度越高!几下抽动后,在云姐哦!哦!声里,我突然抽出手,大叫一声:哇!火山要喷发了!跑啊!倒吓了云姐一跳,我又打她颤巍巍的屁股一下,去洗澡,今天我要用小弟弟搞你了!

我刚才已经洗过了;啊!那怎么还这么多水?刚才让你亲嘴亲出来的!哈哈,这么多水,我的宝贝真是个尤物啊!当然了!唔!啊!求你了!快进来吧!我想要你这个!说着,火热的肉棒就被一只冰凉的小手抓住、揉搓起来,力道松紧合度,偶尔还划过蛋蛋,真是舒服极了!

宝宝!愿意让我干你吗?愿意!愿意!两只胳膊紧紧搂住我,美丽的头紧紧贴在我的脖子上,不让我看那张红透而充满春意的脸!

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啊!我撅起屁股,让棒棒在云姐腿间滑行,慢慢凑近那迷人的热带山谷,原本的凄凄芳草在淫液的润滑下,像一张润滑的丝网,在龟头滑过的时候有一种很特殊的酥麻感觉!

当光头将军进入洼地,宣布占领无人山谷的时候,就感觉一波地震,前面山坡慢慢倾斜,一个巨大的地洞开口从下面升了起来,却原来是云姐提起两腿、翘起屁股,配合我的进入!在肉棒慢慢进入肉洞的过程中,我们两人都默默地体会著这种结合的美妙,云姐的阴道里面并不是通常小说描述那样软绵绵的,而是软中有硬,最让我惊喜的是这个妙洞把我的弟弟箍的非常之紧,就好像无数双手紧紧握着我的小弟弟一样,怎一个爽字了得!当最终蛋蛋卡在阴道口的时候,我们都长出了一口气,哦!好爽啊!,我们用欣喜的目光对视良久,我说,我们现在是最亲近的人了!云姐激动得眼里有了一层雾水:来,宝宝,干我吧,求你干我吧!

第一次做爱,我们只用了一种姿势:我在上,云在下(呵呵,俺是红太阳啊!)刚开始我支著胳膊,虚架在她身上垂直运动;后来胳膊累了,就压在她肚皮上,上下窜动;半小时后,当云姐的呻吟逐渐演变成哭泣时,我已经有点累了!云姐逐渐停下呻吟,抹着我额头的汗水说:你先别动,支起来一点,让我在下面动!哦!

这还是我从来没经历过的姿势!好!试试!我架起身子,就见云姐像个八爪鱼一样,手脚攀在我身上,以一种我想像不到的速度上下窜动起来,浑身用力导致脸部表情看起来又生动、又僵硬,俏脸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;看着云姐娇小的身体在我的身体下卖力的上下窜动,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满足感!这时我的小弟弟又是另一番感觉,被摇摆的火热的阴道摩擦著、挤压着、扳动着,就好像被人拿着套筒套进去,左扳扳、右扳扳、上扳扳、下扳扳,既像被开玩笑试探弹力,又像被人疯狂虐待!就这样没过三两分钟,就听云姐的原来生动的啊、啊的叫床声,突变成了哦、哦的哭泣声,在我感到云姐阴道收缩时,最后挺动几下阴茎时,云姐已经是紧紧搂住我语无伦次的大声狂呼:老公,操死我吧!求你了,操死我吧,我不行了!老公!

云姐高潮的叫床绝对是顶级的,音量、内容、状态都无以伦比!直到现在,十次做爱,至少有八次我都会被她独特的叫床,喊到射精!

云姐捂著阴道去洗手间清洗回来,就一头扎在我的怀中,我抚摸着她白皙的皮肤,那温热、细腻的触感比喻成抚摸绸缎也不足以形容!三十多岁的女人,腰部却没有一丝赘肉,偏偏向下一两寸,就过渡到了肥硕多肉的屁股,臀部颤巍巍的,轻拍一下,也感觉放佛要颤动很久,此情此景那还想得起一丝丝原来心中对出轨的巨大恐惧和压力,心中一声长叹:人生如此,夫复何求?

一夜无眠,实际上后来只做了两次,只是时间长一点而已,其余的时间就是我们之间的思想沟通--细说相思之情、痛说忍耐之苦,动情之极处以紧搂长抱行动缓解之!期间凭著最基本的默契,我们共同达成了绝对互不干扰家庭的重大共识,这时还需要什么呢?再次用行动说话吧!

我终于知道打开性的大门原来会如此一发不可收,以前我对性的认识和兴趣实在是太肤浅了!有了第一次愉快性经历,我和云姐利用工作关系的便利,制造了无数次新奇的性爱经历,现在且拣一二道来:

一次单位聚餐,把员工全部打发去饭店,我俩最后在公司等司机来接,看着云姐干练、标致的职业女性形象和她看着我时甜美温柔的笑容,心中一股邪火快速蹿升起来,不顾云姐欲拒还迎的反抗,把她拉进办公大厅旁边的值班室,值班室刚刚设立,只有一张单人床,暂新的铺盖,还没人住过,窗上挡着帘子,倒与一般小旅馆的炮房一般;进得屋来,经过两下深吻,一顿揉搓,再加上一只魔掌顺利钻进腰带、内裤与光滑肌肤的间隙,用中指快速挺进已经滑溜溜的小溪(云姐说过那段时间只要我稍微揉两下乳房或是投入的深吻,她下面马上就会湿润,她自己都感觉害怕,所以每天都会在内裤里垫一种很香的卫生护垫,最多时一天要换五六次),云姐便颤抖著问:一会儿回来人怎办啊!我按下门锁上的门钮:我们快点就是了,就是回来人也进不来,宝贝!

云姐挣扎著说:不要全脱下来了,快点吧,宝贝!于是我和云姐都是裤子推到小腿,我让云姐仰躺床边,把她的腿推高,就见到眼前一个白白的大屁股,中间是黑红相间的芳草密洞,小弟弟已经是箭在弦上,不容迟疑一杆入洞,云姐迎接宝枪入洞的永远都是一声满足的叹息,空间的陌生感、时间的紧张感让我们下面都很紧凑,百十来下,就一梭子子弹狂射入洞;虽然时间短,但我们都很满足--看来新鲜是性的重要条件啊!

快速提起裤子,整理服装,马上出房间,真要被人堵在房间里,那可够瞧的!可是就那么寸劲,刚出房间还没带上门呢,司机小王进来了,云姐反应也真是快--行了,所有房间都检查完了,安全撤退吧!--喝!装得没事一样!不过我想着,云姐体内的精液只能带到饭店去处理了,恐怕一会就要流到腿上了吧!不知道她是啥感觉?(这里要交代一下,云姐是上过环的,所以我一直不需要带套子,又安全、又干净又舒爽啊!)

还有最好玩的一件事:有一阵子我们都非常饥渴,经常找机会去外面开房,又怕被人认出来,不敢总去一家,所以找炮房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,结果去得多了在一家小旅馆终于被人盯上了,呵呵,想起都绷不住笑,原来当时我和云姐刚刚一番云雨之后,躺下来聊天,我就感觉出门口有动静,反应过来--我知道这小旅馆的墙肯定挡不住云姐叫床的声线,一定是引来了小服务生或是单身男客,我故意不动声色,开始手口齐用,让云姐的呻吟再次响起,然后我停下来,用极快的速度下床来至门口,乘云姐张口错愕之时,突然大声和她说:我先出去一趟啊!哈哈!这时就听外面扑通一声撞墙声,接着一通慌乱的脚步声直奔楼梯口而去!目瞪口呆的云姐看我捧腹的样子,也反映过来,想笑还有点害羞,尴尬的样子好玩极了!,结果结完帐出来时我看先出来的云姐脸上还红得像个苹果。

再说说最疯狂的一件事吧!有一次夏天我们两人开车去外地开会,上了高速公路不远,我就停下车,云姐不解的看着我,我不理她,从容的放倒一半座椅,然后解开裤带,将肉棒逃出来,这时云姐才反应过来,脸上映出我最喜欢的红晕,和那种我终生难忘的羞涩模样,手击打着我的肩膀,嘴里说:坏蛋,你真是个大色狼!哈哈,这也是我最爱听她说的话!

然后还没等我伸手邀请,看看前后没有汽车过来,就低下头,一口擒住肉棒吞吐起来,经过我们频繁的演练,她的口交技术与以前相比简直天上地下之别,舒服一番后,我坐起来看着她,故意用不怀好意的声音说:该我伺候你了,脱吧,小妞!呵呵,这种情景刺激得云姐耳朵都红了,不过她还是不服输的样子,喘著粗气听话的将长裙下面的内裤褪至小腿,我嘿嘿一笑:我来了,宝贝鲍鱼!一头扎进桃源溪谷,可是她的腿张不开,车里空间小,又腾挪不开,我的嘴怎么也无法和喜爱的鲍鱼亲密接触,我起来:脱下来吧!这时又一次见识到云姐的豪爽--不知是小内裤脱了下来,上面t恤里的乳罩也一并握在手里,能让如此美丽的成熟女人如此相待,我当时得意得简直要升天了!

乘着来往车辆不时的断档,我俩半个小时里也玩得不亦乐乎,想想那边会议时间接近,只好继续上路,但我没让云姐穿上内衣,裙子也一直撩在腰上,裸著下身,我找条毛巾垫在云姐屁股下面,然后一边开车一边用另一只手玩弄她滑溜溜的鲍鱼,听她夸张的淫叫,幸亏路上车很少,不然不出事故才怪!

刚开始云姐还有点紧张,后来就放开了,偶尔有大客超过我们,就把裙子遮住大腿,有小车超过的时候,理都不理,甚至小车过去后,故意将内裤伸出车外去示威!实际上什么人都会喜欢疯狂宣泄的那种快感体验,只是很多人找不到机会罢了!而就性来说,我认为最高的享受,并不是高潮那一瞬间的释放,而应该是性爱双方互动期间情绪和感觉的愉快积累!再回到当年那愉快的时光--当快到高速终点的时候又出了一个小意外!怕我们找不到路,对方提前安排司机在路上等,看到我们的车就在后面追,又打电话叫我们停车;而这时云姐还光着屁股呢!

装糊涂!继续开,云姐则手忙脚乱的穿衣,等一切搞定,停下车来时,我和云姐相视,会心一笑--人生多么绚丽!

和云姐长达五年的朝夕相处,积累的点点滴滴的愉快记忆数不胜数!可以说只有想不到,没有做不到,当然,有一样没做到的--肛交--云姐不喜欢,我就不勉强,我认为性就是是那种感情和感觉最美,过程和身体反射,说白了一文不值,那就是动物的低级本能而已!

五年后,因为种种原因,终于和云姐分开了,如今我们天各一方,偶尔通通电话或简讯,而在我而言,每一次想起她,都会感到这份思念又强烈了几分,不知云姐想起我时,是不是也这样呢?在一起时,云姐曾经借机会问我,如果怎么怎么样,我会不会娶她,我以玩笑话回避了正式的回答;如果现在我和云姐在一起,我会主动告诉她,虽然家庭始终难舍,但娶她的念头会在我心中永驻,成为我内心深处一个最美的梦!

我爱你,云姐!

原来以为我们之间真心相恋,既然有缘无分,就干脆免俗的只论性与情,不问任与责,但世间常人,谁能免俗?

我就是一个俗人,我像一个俗人一样爱上你了,云姐,你知道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