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熟妇友妻偷情

2016-06-20     检举     收藏

跟熟妇友妻偷情

那时我还在大陆做贸易生意,住在大陆公司的宿舍20多天,呆着没有意思,就收拾好行李回到香港,由于老婆放假与儿子去了美国的外家渡假两个月,香港间屋顺带装修,回港后我就临时住在与我朋友的房子.

只有他两公婆住,有一日我朋友还没有回家,我就一个人留在房里,我没事做就上网,当我出厅取水饮时就遇到了她,她就是我朋友的老婆,年纪约40岁,那日她也没有返她工作的公司,我们就在客厅里聊天了,她说她老公也经常外出,她也是在家上网的,我们倾得很好,她更把她新换的手机号码告诉我。

后来装修好房子,我搬回自己间屋住,有一晚我在街上无聊起来,就打电话给她闲谈,当时是晚上她没有接听,

过了几天我再打电话说想找她闲谈,她说可以,让我去她公司找她,那天她正好收早,我说她公司人多不好吧,她说没关系,我就去找到了她的公司,接了她放工。

她与我返到去她家里,我坐在沙发上,还给我倒了茶水,然后她就和我交谈了一会,我这时仔细打量她,她个子不高,挺丰满的,乳房挺大,屁股亦很大,我真想去揉搓她的乳房和屁股,过了一会我就走过去,和她很接近地坐了下来,她可能还不知道我近日老婆外游,缺乏性生活,性欲难忍,心里真想要和她做爱。她还问我公司生意如何,近期生活怎么样呢?我们聊了一会,已晚上6时了,我提出请她出外吃饭,顺便揾机会,但她说不如让我在她家里吃饭,在外边吃饭贵兼不好吃,我知道她老公不在家出差大陆,我诈装说:“两个人,不如出去外面食吧!”,她开始不同意,我着急了,她一看我这样就说:“她老公又不在,只有我们两人外面食,给人见到不好意思,在家食方便些又不需担心唔好意思!”。

然后我们就去了街市买菜,回到她家里煮饭食,她在煮菜我在旁边帮她,我总是装着不经意间碰她,她好像不在乎,后来我在后面诈意隔住裤用阴茎顶她屁股,她有点察觉到了,微笑一下就走开了。

后来我们就吃饭,我也没有对她有什么举动,虽然我很想和她做爱,但我们一直聊著正经的话题,吃完饭后,我说要走了,她对我微笑一下,我想留下的机会没有了,她已经送我到门口了,我穿上外套,要穿上鞋了。在临出门前一刻我决定回身抱住了她,并大胆吻她,见没有反抗,我就大著胆子将手上移到她的胸部轻揉着,嘴贴着她的脸轻声地说:“我其实一直暗恋你!”

说着又轻轻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。她虽然还闭着眼睛,但呼吸已经明显有些急促,凭我多年的夫妻生活经验,这时她不会拒绝我的进一步动作,于是将嘴唇轻轻的贴到她的唇边,我能闻到女人特有的淡淡唇香,我将舌尖慢慢的顶开她的双唇,这是第一层,她会不会在下一层拒绝呢,我不知道,我还是继续把舌尖向深处顶去,我碰到了牙齿,但很快,舌尖便轻松的劈开了她的白牙,慢慢的,她的舌头开始试探著与我接触,我一边继续轻轻佻逗着她的舌尖,一边将右手伸进她的衬衣里面,没有想到,她的皮肤是这样的细滑,我的手穿过她平坦紧绷的小腹部,将她的胸罩向上推开之后,我终于摸到了她温软的乳房。

虽然我妻子比她还要年青三岁,但是这时候我觉得她的肉体更具新鲜感,而且乳房不像生过孩子的女人一样会松弛,而是充满了弹性,充满了我的整只手。就在我摸上她的乳房的一瞬间,她的身子明显抖动了一下,鼻腔里也发出“唔、唔”的呻吟声。我轻声地说着:“对不起,原谅我,但我太喜欢你了!”

接着将整个我的舌头与她的交织在一起,咽著互相交流的唾液。

她仍然闭着眼睛,但愈来愈扭动的身体告诉我,她已经春心荡漾。

我开始将手在她的左乳上旋转轻摩,这时候我明显地感到了她的乳头已经因为兴奋而高耸坚挺了,我便将手掌的抚摩改为用拇指与中指轻撚她的乳头,她显得有些坐不住了,我顺势将她拉回屋里梳化,让她平躺着,

而我则跪到梳化上,我的膝盖则正好顶在她的阴部。

我一边说跟她小声的说着对不起,一边亲吻着她的脸颊和脖子、嘴唇。

同时又将她的衬衣向上完全推到了她的下颚处,并将她的胸罩解开抽掉。这时我梦想了多年的美乳终于跳跃在了我的眼前,她的乳房丰满、白暂,两粒褐色的乳头高高地翘起。她这时已毫不掩饰她的感受,喉咙里“呵、呵”地喘着气,两手也在微微地颤动着。

她可能受不了这种刺激,已明显地扭动身体,两腿也开始想挤在一起,脚尖则绷得很直很直。

我突然觉得顶着她的膝盖好像热乎乎的,我将腿往后移开,用手一摸,我感到手掌上已经沾满了湿粘的液体,原来她下面已经这么湿了,不但映透了她的内裤,还把我的裤子也弄湿了。

我兴奋的把嘴凑到她耳边低声说:“不好,你在流水啦。”她立刻不好意思的把头扭到了一边。脸变红和显得更火辣了。

我觉得是时候了,就坐起在她的大腿部位,用手去脱她的内裤。谁知她却突然用两手抓住裤腰低声叫起来:“别,别这样!”我有点迟疑,也许我真的错了,我不应该对朋友的妻子这样,但看着我梦想了的女人已经半裸的躺在我面前,我有种不甘心,

于是我一边反复哀求的说:“原谅我吧!就这一次!”一边坚定地掰开她的手指,似乎是她感觉没有能力抗拒我,很快她就放弃了抵抗,把双手摀住了脸,好像又哭了起来,但我此时已经没有刚才那种想要安慰她的想法,只是全神灌注的脱去她的内裤。

当我把她的内裤脱到她膝盖的时候,我简直心花怒放,我感觉到我的内心在剧烈地跳动着,当我看到展现在我眼前的这个好友妻子最隐密的部位时,我有一种强烈的占有者的快乐。

我知道,我将开始欣赏著这个我性爱幻想的的身体,她的每一处不为人知的秘密都将毫不保留地展现给我,在这种极度兴奋的心情下,我迅速地脱完了她的所有内衣,柔和的灯光下,现在她诱人的恫体已完全展现无余。

她有着标准的身材,身长大约一米六,皮肤白净,虽然从大腿到下腿都很光滑无毛,阴户处的阴毛呈鲜明的倒三角形,但比我妻子的要显得有些稀少。柔软的腹部稍微有一点脂肪,但摸上去更滑软舒服。

她两只乳房很大,确实很漂亮,浅褐色的乳头挺立著似乎在召唤着我快去吮吻。

大而结实的臀部十分丰润,会让人不自觉地就想去抚摸它。一阵女人下体的的酸味,温柔地向我袭过来。我慢慢分开了她的双腿,芳草之间出现了一条粉红色的肉缝,阴唇边缘已经被涌出的淫液渍湿。两片小唇的颜色比我妻子的颜色浅好多,显得很鲜美。

此刻我已经被肉欲冲了头脑,我对着这条肉缝,我失去了耐性,我两膝跪在她的两腿间,双手抱住她的腰部,用已经暴涨的龟头去捅进她的阴道,可此时她再一次试图拒绝我,她将手推揽着我的身体,下身开始左右摆动,我的龟头对不住阴道,无法进去,我只好把手从她的腰部移到臀部,将整个下体向我靠拢,这样,我的龟头顺利的碰到了她的阴门,由于有爱液的缘故,她虽然反抗,但我的整个龟头顺利的进去了,这时,她整个人开始往床里移动,我的龟头再次脱了出来,这时候我看到她的眼睛微微张开看着我,她开始边摇头,边对我低语着,我大概能听到是在说不行,不能之类的话。

可湿润的阴道却又召唤着我,我的龟头已经进去一次了,我不能就这么放弃,这种反抗却更增加了我的兴奋和刺激,我的阴茎觉得从来没有的强大和坚硬。

“碰”,她也停止了反抗,可这一停,我的阴茎完全的插入了她的阴道内,就听她“啊”的一声全身颤抖了一下。我的身子一沈,终于第一次和我多年来心所记挂的女人真正地交合了。

肉棒停在了她阴道里,乘机感受着赵姐夹住我阴茎的肉穴,她比我妻子阴道肉壁紧得多,我用力将我的肉棒向阴道的深处顶去,由于我们的姿势可以插得很深,我感觉到已经顶到了朋友老婆的子宫口,每顶一次都要碰一下我的龟头,这时,我也顾不了什么“三浅一深”了,每次都顶到尽根而入,“…..啪….叭…..”,而赵姐也在我连续不断的攻击中开始发出“吭、吭”的声音,原来推着我身体的手开始转为用力的挽住我,同时屁股一上一下的在我的阴茎上套动。

自从老婆放假与儿子去了美国的外家渡假两个月内,我也没有做了,这种刺激另我不由的有点想射出的感觉,我心想,在这个关键时刻可不能射出来,但赵姐阴道本来就很紧,插在里面,实在是太刺激了,我只好停止了猛烈的攻击,开始有节奏的缓慢插入,尽量用力的摩擦着她阴道内G点上一颗颗的小肉粒。

看着她的屁股一上一下越来越快,脸越来越发烫,嘴微微撅著,呼呼地喘气,双唇越药越紧,我知道她马上就要到达顶峰了,我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,在我的重压下呼吸乱而急促,身体也开始变得紧绷起来,终于,她全身剧烈的一番震栗后,整个身体盘卷在我身上,久久没有放开,

见她达到了高潮,我放松了自己的忍耐力,身体使劲向前一顶,紧紧贴着她的耻骨,啊.!!!一股股浓热滚烫的精液穿过我的龟头,直喷射向她的最深处,她感受到了我的精子的温度…….下体开始有节奏地收缩著,她的子宫口好像天生就要渴求这股强而烫热的精液一般,开始抽畜起来。

我将友妻平躺着放好,我发现,她仍然闭着眼睛,整个过程几乎没有睁开,也许是怕看到我而感到愧疚吧,或者是不想接受这个现实。我也不去为难她了,让她完全的瘫软在床上,随意地叉开着双腿,已经平息激情的阴户上一片狼籍,阴毛被大片的爱液渍湿得一缕一缕,大腿根处粉红的肉缝开始向外泛出了淡白色的精液与爱液的混合物。我顺手用纸巾轻柔地帮她一一擦净,然后又擦净了我依然昂挺的阴茎,丢掉纸巾,从后拥抱着她。

她侧过身背对着我,我想此刻她也许正希望这是一个梦吧,我没有打搅她,悄悄穿上衣服,确定外面没有人,我才悄悄的离开。

经历了这一晚,我感受到了世间最享受的性爱,那种将别人的女人从肉体到心灵彻底俘虏后给我所带来的刺激。